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 会员中心 QQ登录 | 订阅中心 | 站内搜索

柳州首富被指案发前疯狂融资 其子已被警方控制

2014-08-19 10:17:38来源:每日经济新闻访问量:评论:0 字号:
正菱集团实际控制人廖荣纳。(资料图) 正菱集团实际控制人廖荣纳。(资料图)

   柳州首富被“红色通缉”调查:廖荣纳案发前高息举债

  柳州地标正菱大厦停工

  每经记者 于垚峰 发自广西柳州

  曾经的柳州首富,正菱集团实际控制人廖荣纳,如今面临全球通缉。

  8月11日,广西柳州警方证实,中国司法机关已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柳州正菱集团实际控制人廖荣纳发出“红色通缉令”。此前,柳州警方已对柳州正菱集团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立案侦查,查获正菱集团借款合同1500多份,总合同金额约32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柳州调查了解到,正菱集团吸收巨额公众存款背后,是其多条战线并进引发的资金链短缺。银行对正菱集团贷款收紧,廖荣纳不得不在民间高息借钱。“廖荣纳应该是非常缺钱,到处托公司的人向周边的人借钱。”债权人刘玉芳(化名)介绍。

  不仅是银行,当地政府似乎对正菱集团的前景亦不看好。一年前,正菱集团三大项目同时开工,柳州当地党政领导无一出席。廖荣纳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后,正菱集团当初同时开工的三大项目中,正菱大厦和正菱商业文化广场已经停工。

  一位正菱集团员工透露,作为正菱集团危机化解委员会主任,廖荣纳的儿子廖昌首目前已被警方控制。

  多个地产项目停工/

  柳州人民广场地处市区的核心地带,在当地房地产界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得广场者,得柳州房地产半壁天下。”正菱集团投资的正菱大厦便位于人民广场的西南角,地理位置绝佳。

  8月1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人民广场正菱大厦的项目现场,发现项目已经全部停工,工地周围用两米多高的围挡挡住,施工现场大门紧闭。透过缝隙,只见施工地上零星摆放着几台施工机器,没有工人。

  一位在广场散步的当地居民称,今年5月份正菱大厦就停工了,一直持续到现在。

  2013年3月23日,正菱集团三大房地产项目联合开工仪式在人民广场举行,廖荣纳上台致辞。三大房地产项目分别为柳州市人民广场“正菱大厦”、旧机场“正菱商业文化广场”、柳东“正菱科技大楼、展示大楼”。

  据柳州当地媒体报道,正菱大厦总建筑面积约11万平方米,计划建成总高200米、共45层,集国际五星级酒店、5A甲级智能写字楼、精品购物中心于一体的超高层商业综合体。根据正菱集团规划,位于旧机场的正菱商业文化广场将成为机场片区首个集住宅、商业为一体的大型城市综合体。

  记者来到正菱商业文化广场,见到的景象一如正菱大厦,施工现场被档板围了起来,部分建起来的钢架凸显在档板的上方,整个施工现场无人作业。附近居民称,早在几个月以前,这里也停工了。随后,记者来到正菱集团的办公大楼,公司仍然正常运转,不过办公的人不多。

  正菱集团三楼楼道中间,张贴着一份 “正菱集团危机化解委员会留任人员名单”,主任为廖昌首,副主任为廖美娜、杨东海,成员有蔡昭华、吴国芳、罗广明、黄鲜凤。

  “公司目前的法人代表为杨东海,他在负责公司的具体事务。”一位正菱集团的员工告诉记者,主任廖昌首是廖荣纳的儿子,目前已被警方控制,廖荣纳的女儿廖美娜不在公司,基本不管什么事了。

  廖美娜的一位前助理向记者证实,廖美娜并未被警方控制,8月14日还在公司。

  银行从去年初开始收缩贷款/

  正菱集团总经理蔡昭华是危机化解委员会的成员之一,同时还是金融债务小组的组长。8月14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蔡昭华的办公室,对于公司的银行债务,蔡昭华只字不提,只表示所有的债务都在统计中,并让记者去找公司的法人代表杨东海。

  蔡昭华极力催促记者离开,并称马上有几位银行的领导要过来。随后,有几个人进了蔡昭华的办公室,记者被迫离开。走廊上,一位员工对记者说,银行这个时候肯定是来要债的。 记者随后来到杨东海办公室。“我现在是公司的法人代表、董事长,但我不能接受你的采访,所有的采访要经过市政府的允许。”杨东海称,现在政府已经接管公司的事务,所有的采访需要经过市政府。

  柳州市委宣传部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柳州市政府已经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小组,负责处理正菱集团的事务,正菱集团的债务、处理情况等,都由工作小组负责。但工作小组成员有谁,在哪儿办公,他们都不知道。

  此前有媒体报道,正菱集团涉及银行资金70多亿元,民间资金30多亿元。由于柳州政府及公安方面并未公布相关的银行债务,涉银行资金70亿元无法证实。不过,柳州公安局经侦支队官方微博转发过一篇中新网的报道,提及从正菱集团查获借款合同1500多份,总合同金额约32亿元。

  “银行的债务或许没有这么多,因为从去年初,各大银行对正菱集团的贷款已经收紧,银行放贷收紧才导致廖荣纳疯狂从民间借钱。”柳州一位不愿具名的银行界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记者查阅柳州银行2013年年报得知,柳州银行2013年最大十家集团客户授信情况表中,正菱集团以2.475亿元的授信余额排在第十位,但柳州银行最大十家客户贷款情况表中并没有正菱集团。

  “正菱集团在柳州银行两亿多元的授信额度没有用,有两种可能,一是正菱集团有充足的现金流,不需要贷款;二是正菱集团此前的贷款未能及时归还,柳州银行担心这笔钱放出去,存在风险。”上述银行人士分析称,很显然,正菱集团属于第二种情况。

  8月15日,记者来到柳州银行,柳州银行行长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关于正菱集团的事,他们不便接受采访。

  值得注意的是,正菱集团参股的桂林银行同样对正菱集团收紧了贷款。桂林银行2013年报显示,该行报告期末最大十名贷款客户中也没有正菱集团。

  廖荣纳被指案发前疯狂融资/

  “银行收缩贷款,除了政策性的因素外,更多的是正菱集团的财务出现了问题。”上述银行业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正菱集团2013年启动三大房地产项目,不仅银行不看好,当地政府亦是如此。“作为柳州市地标性建筑,正菱大厦项目开工时,柳州市党政领导没有参加。”

  此时,廖荣纳及正菱集团在民间的账太多,这让银行业对正菱集团怀有戒备心理。柳州一位房地产人士告诉记者,加上中间费用,银行的贷款月息一般在1分左右,而廖荣纳从民间的借贷至少都是2分的月息,显然比银行要高得多。“几乎可以肯定,正菱集团在银行很难贷到款了。”

  柳州的刘玉芳是廖荣纳融资的债权人之一,她通过一个在正菱担保公司做财务的朋友介绍,从2012年开始,先后分3次转给廖荣纳100多万元。“我的借款协议上利息是月息2分,同时正菱集团和正菱担保公司提供了担保。”

  刘玉芳心里也有过一丝怀疑,为什么借款人是廖荣纳,不是正菱集团,并且借款都是打入廖荣纳或其妻子叶祉群的账号。“但他们都会解释说,如果打入公司账号,这么多的钱,容易引起上面的注意,不安全。”

  去年,刘玉芳每月都能拿到利息,但是到了年底,利息就不能按时拿到了,“到了今年2月份,就再也拿不到利息了,这个时候我想退回本金,介绍人就说等一等,过几个月就可以拿回,等到最后等来的是廖荣纳跑路的消息。”

  一位借款给廖荣纳的人表示,廖给的利息有吸引力,当初传来的消息是守信用,每个月基本都会将利息付给我,警惕心就放下了。

  “我的钱要不回来的时候,听说廖荣纳还在借钱。”刘玉芳表示,事后她还听说,也就是今年年后,廖荣纳还以4分甚至5分的月息,向不少人借款,至少上千万元。“现在看来,廖荣纳的资金链已经补不上了,这是他筹钱外逃的征兆。”

编辑:BJ013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战略合作 | 隐私保护 | 友情链接
记录网365手机版体育投注_英国bet365体育公司_365体育手机客户端

客服电话: 投稿邮箱:tougao@rpoc.cn 投诉邮箱:tousu@rpoc.cn 在线QQ:55565446
工信部备案:京ICP备1102112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885号
? 中维网 版权所有